第一社区 门户 奇闻奇事 查看内容

世界八大奇迹有哪些?

2016-07-10| 查看: 11496| 评论: (0)

2秦陵地下是否存在水银大海

世界遗产在中国:秦陵地室

  秦始皇墓揭秘:秦始皇陵地宫的“水银之谜”

  公元前246年,秦始皇开始在今天的陕西省临潼区骊山脚下建造一座堪称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帝王陵墓,在以后的2000多年时间里,围绕着这座神奇的陵墓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谜团和猜想。

  2002年4月,我国首次对秦始皇陵进行地下考古勘察工作。在历时一年的考古勘察中,研究人员初步确定地宫的深度达到了30米,足足穿过了三层地下水,地宫的高度为15米,相当于现在的4层楼建筑。

  同时,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就是在地宫上的封土堆上居然存在着严重的汞异常。

  难道地宫中真的像《史记》中记载的那样存在水银吗?地宫中放置水银究竟隐藏着秦始皇怎样的隐秘心事?大量的水银又来自何处呢?

  科学的勘测结果表明,地宫中不仅有水银,而且水银的藏量非常庞大。有人推测,地宫中的水银可能多达几吨甚至上百吨。

  更让专家称奇的是,将地宫内水银分布探测图和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秦朝疆域图对照,发现这两张图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那么,秦始皇如此在地宫中大量使用水银难道仅是为了实现他一代帝王的恢弘想象吗?

  今天我们知道水银是一种有毒性的液态金属,如果有人进入地宫,会吸入水银所释放出来的汞蒸气而中毒。而且水银能够很好地隔热,在地宫之内形成一个密闭的隔热层,同时水银具有杀菌作用。所以,科学家普遍认为地宫中的水银是用来防腐防盗的。

  但是,在秦始皇以前人们还没有意识到水银有这些作用。

  在那个时候,人们为了解决黄金不足的困难,发明了镀金镀银,而水银是镀金镀银非常重要的一种材料。所以可以推测,在春秋时期,墓室里面放水银是一种财富的象征。

  根据这个推测,考古专家认为秦始皇在死后仍然希望继续占有天下的财富。

  但是,和之前贵族古墓不同的是,秦陵地宫的水银量十分庞大,而且历史学家在考察这段历史的时候发现,水银对于秦始皇而言,似乎有着更为不寻常的意义。

  《史记》记载,秦始皇20多岁时迷上了“长生药”和“真人术”。为了达到修仙的目的,在炼丹方士卢生等人的鼓动下,秦始皇甚至把皇宫搬进咸阳地宫,足不出户呆在里面,一面批阅奏章,一面“接引”神仙,不许外人打扰。

  就在专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们又在史书中发现了一个更为反常的记载,说:清早年丧夫,终生守寡没有再嫁,秦始皇因此封清为“贞妇”,并命人在当地修建了一座“怀清台”来加以表彰。

  秦始皇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商人”的“贞节”大加表彰呢?他对她的器重,真是出于对“贞操”的赞赏吗?

  从礼抗万乘,到用财自卫,再到贞节牌坊,清果然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难道仅仅因为她的富有么?或是她拥有着美貌无双的容颜?这其中是不是隐藏着更大的秘密呢?

  清家族的所在地巴郡枳县就是如今的重庆东南地区,几年前,考古人员在重庆市长寿区江南镇龙山寨找到了清的陵墓,由于年代久远,墓穴的地上建筑已经面目全非。但正是这个发现,让谜底的揭晓更近了一步。

  原来,专家们把清墓穴所在的长寿区、武器库所在的彭水县、汞矿所在的酉阳县,圈在一起观察,竟然发现,清所掌控的势力范围,恰恰处在中国巫文化的发源地巫山的范围之中。

  巫山是上古神话中的神山、灵山,是中国巫文化的发祥地,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是“不死之药”的主要产地,而在当时丹砂与水银就是“不死之药”的代名词。

  事实上,被誉为远古智者的巴人巫师,很早就了解丹砂这种特性,开始了漫长而神秘的丹术之路,并以此拥有了峡江流域无可争议的通神力量。

  在进行巫术意识过程当中,有一个天和人之间交流的过程,而这个交流的过程不能像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它需要有一些外在性的体征,服用丹砂或者丹砂的细末甚至服用轻微的水银,它可以导致身体僵硬,全身发抖,这是巫术仪式当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层面。

  在当时巫文化盛行的状况下,如果不掌握巫术肯定不行,只有将政权、军权、神权统一掌握的人,才能真正控制强大帝国的财政力量,而清恰恰能够控制。

  种种迹象表明,清很可能就是一个著名的巴巫家族的传人,她也许就是巫师群体中最具权威的巫师。

  在秦始皇看来,清不是一个简单的巫师,她一定是个最具专业功力的巫山“神女”。秦始皇可以完全控制她的丹砂水银,但无法获得她头脑中所掌握的“不死之术”,所以,秦始皇为了实现永生的梦想,完全有理由为清的丹砂经营提供一切必要条件和庇护,而作为回报,清也完全可能为秦始皇陵地宫提供大量的水银和不死之术。

  所以,巴蜀女人清就能够获得秦始皇的极度恩宠,顺理成章地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特权。

  在考古学家的追问当中,清的面纱被逐渐揭开……

  我们也终于明白种种反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是清家族庞大的丹砂产业,控制者已经不再是清了,而实际上正是秦始皇。现在流淌在秦始皇陵深处的水银,不仅记述着一个女子的古老传奇,它更记录了中国古老的巫文化给予一代封建帝王的永生迷梦。

  秦始皇陵中真有流动水银做的“江河大海”吗

  1996年北京日坛“物探”的结果,已经让人大失所望,而常勇、李同两位先生早在1983年第7期的《考古》杂志上,发表的《秦始皇陵中埋藏汞的初步研究》论文中,有关“秦始皇陵地宫埋藏大量水银”的说法,存在的问题就更多了。此文告诉人们:在对于整个封土堆的土壤汞量测定过程中,只有1个点的含量达到1440ppb,其余53个点的平均含量只有205ppb。据说,距封土2370米处的鱼池水库附近土壤含汞量仅为5~65ppb,于是得出了封土汞含量异常的结论,进而还认定封土汞异常的原因,是来自于秦始皇陵地宫之中,有着象征江河大海的“水银”。

  材料一经公布,立即引起国内外的普遍关注,有些人认为这是秦始皇陵“以水银为江河大海”的史料记载,得到了当代科技手段的肯定,认为这是地宫建设超越时空界限的铁证,更有权威人士据此提出:由于有大量水银的保护,秦始皇本人虽然死了2000多年,但他仍然可能完好无损地安卧在地宫之中。当然,也有一些专家和学者,对“物探”成果的真实性、适应性,提出了合乎逻辑的质疑意见。比如:在1986年的秦俑学术讨论会上,有人对“汞异常”的说法进行了全面质疑:如果要使秦俑馆方面的观点得以成立的话,首先就要排除以下几种外部汞污染的可能性。

  一是,要排除陕西省缝纫机厂电镀车间排出的含汞废水、废气,对秦始皇陵封土所产生的各种污染;二是,要排除秦始皇陵附近的农作物,曾经使用过各种含汞的农药;三是,要排除长期以来,在骊山进行开山工程爆破过程之中,曾经使用过含汞的起爆剂。临潼地区汞污染的现象,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临潼县志》说:“1978~1980年,对全县苯、汞、铅作业工人进行普查,涉及21个工厂(缝纫机厂、鼓风机厂等)中毒人数1193人。”《陕西省志》说:“长安、临潼、蓝田县,农药中的汞、砷等有毒物质,大部分残留于土壤中,并渗入地下,污染地下水。”

  电镀、化工、造纸、制革、染料等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造成汞污染的严重性,是世人皆知的。另外,农药中汞污染现象,也是十分严重的。据《陕西农牧志》介绍:陕西省“从1950年起,曾使用有机氯杀虫剂、有机汞杀菌剂赛力散、西力生;50年代后期,普遍使用乐果、赛力散、西力生;60年代杀菌剂仍以有机汞赛力散、西力生为主;直到1978年,才停止使用有机汞杀菌剂赛力散、西力生。”据著名土壤学家熊毅先生《中国土壤》一书可知:土壤一般含汞量为10~300ppb,表土含汞量常高于底土,当土壤受到汞污染时,含汞量可达到40000~500000ppb的超高值。

  专家质疑说,如果秦始皇陵地宫集中埋藏着大量水银,它的地下无疑是一个特大的汞污染源,历史上应该有汞污染引起的病史资料才对;而且在紧靠秦始皇陵封土附近几个村子的水井中,也应该测得汞异常的技术数据。还必须强调指出,为了彻底排除外部污染的可能性,还必须在封土顶端1440ppb的汞异常地点,继续向下、直达墓底,不断取出土样,分别测出各个深度的含汞值,如果从墓底直到封土这个垂直方向上的汞含量,“从下到上”呈现出一种逐渐递减趋势的话,这样才能证明封土汞异常的源头,确实不在封土外部、而在地宫的深处。

  地壳中汞平均丰度为0.08ppm,土壤为0.03~0.3ppm,大气为0.1~1.0ppt。汞在大气中呈蒸气态,因而雨水中也有汞,平均浓度为0.2ppb。水中汞的本底浓度,内陆地下水为0.1ppb,海水为0.03~2ppb,泉水可达80ppb以上。所以,对秦始皇陵封土堆土壤汞量测定过程中,除含量达到1440ppb这一个点,确实属于不正常之外,其余53个点的平均含量达到205ppb,也都在地壳土壤本体平均丰度0.03~0.3ppm(即30~300ppb)正常值的范围之内;此处地下水汞含量,也没有超过80ppb的正常值。可见,有关秦始皇陵封土汞含量严重超标的那种说法,是很不真实的。

  西安有一位学者,对《史记》中“以水银为江河大海,相机灌输”的话,深信不疑,于是提出“在秦始皇陵地宫深处,存在着13000多吨水银,几千年来它们还在不断地流动着”。在他眼里,秦始皇陵地宫中,有一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永动机”。这种“永动机”的说法,是否符合科学的法则,人们可以进行评论。而对这13000多吨水银的来源,人们还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国用现代化设备生产的汞,每年只有900多吨。而在秦代,以出产水银著称的“巴寡妇”所在的四川涪陵汞矿,一直到明清两代,进贡朝廷的汞每年只有300多斤。

  要在秦始皇陵地宫中,灌进13000吨水银,按照明清时期朝贡数量估算,得让四川的这个“巴寡妇”,生产9万多年才能满足要求。要知道,如果在几十米深处的地宫,有13000多吨水银,那么它在封土堆表面形成“污染圈”的汞含量,就可能要达到500000~1000000ppb的特高数值了。即使有的学者,将地宫中的水银,压低到了200吨的数字,也得让人家生产1330多年的时间。尽管天文数字的水银,不可能取得;真的大江大海,也不能搬进狭窄的“题凑之室”中,但是古代聪明的工匠,还是有办法、有能力,用一种特殊手段,营造出“江河大海”的景观来!

  在《述异记》中,有“鲁班,以石为禹九州图”的记载,在《后汉书?马援传》中,有“聚米为山,指画地形”的记载,以指画地,画以“四渎、五岳、列国之图”等,说的都是制作“四渎、五岳”的立体地形模型。既然,在秦始皇时期就有制作山川模型的技艺,那么将这类模型放入墓中,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凡是善于做模型的人都知道,在有限的空间内,使江河形象逼真,只需在相应部位上粘上一些银粉或者涂上一层水银就可以了。这种用涂银粉、涂水银表示“水面”的方法,凡是当年在西安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模型厂待过的师生,那是人人都会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