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社区 门户 奇闻奇事 查看内容

绫濑水泥杀人事件——【世界大案】系列(日本篇①)

2016-05-26| 查看: 56546| 评论: (0)

        从今天开始,哀家不定期的为大家带来一些世界各地的大案,都是在学习法律过程中了解到的,世界各地影响深远的案件。其中有些直接影响了法律的进程,有些引起了社会普遍关注、发人深省……

        今天带来第一篇——绫濑水泥杀人事件

        对这个系列有什么想法、看法、建议,希望大家不要吝啬,直接告诉哀家啊!

(以下的内容,一定不会令您产生愉悦的心情,敬请慎重!)


注:为方便各位,哀家把四位凶手 ABC依次以 绿 颜色表示,被害人以 紫色 表示。

案件介绍

        1988年11月至1989年1月,在日本东京都足立区绫濑的绑票、禁锢、强奸、谋杀和尸体遗弃的震惊整个日本社会的真实杀人事件。由于案件严重,加上涉案者当时均未成年,而且犯罪历时长,对当时的社会造成极大的打击。因为这是日本第一次用水泥弃尸,所以之后渐渐开始有人加以模仿。在日本,也因为此案件而特别修改了《少年法》。此事件是平成元年(也就是天皇驾崩那年)发生的,对日本社会影响深远。

        被害人埼玉县17岁女高中生【古田顺子】(Furuta Junko)的遗体,在东京都江东区若洲内(现若洲海浜公园敷地)被人发现以水泥密封在圆柱油桶内。凶手是四名16到18岁的高中辍学学生,他们将被害人监禁41日,期间施以强奸、殴打、焚烧等暴行至死。




案件详细经过

         1988年11月8日,ABD三人在足立区轮奸了一位正要骑脚踏车回家的女性(19岁)(这位女性并不是本案被害人)。当时A开车载着BD两人,邀这名女性上车兜风,女性不予,三人用车子挡住她的去路后,B抢走了她的脚踏车钥匙,将她强押上车。为不让她逃走,还将车子刻意驶上高速公路,在车上还用「我们刚从少年感化院出来」、「我们去大洗﹝地名﹞吧。现在那边的海水很冷、浪又大」等言语威吓她让她放弃抵抗后,把她带到宾馆强暴。(再次:这位女性并不是本案被害人,只是最后警方以这名女性的案件为线索,查出了凶手。)

       11月25日晚上6点左右,AD的家里约他一同去抢劫。D于是跟朋友借了摩托车,两人一起出门行抢。

        晚上8点过后,他们骑着摩托车在琦玉县三乡市内游荡,途中遇见了打完工骑着脚踏车正要返家的县立八潮南高中3年级学生──古田顺子(17岁)AD说:“你去把她踹倒,之后就交给我”。于是D就骑着车接近顺子,用左脚狠狠地从她的腰部右方踹下后,将摩托车骑到转角处观看。

        顺子顿时失去平衡,连人带车地跌落到路旁的水沟。A借机靠近关心,并将她扶起后说道:“那个人是个疯子,我也被踢过,等等搞不好有危险,我送你回家吧”。之后他将顺子带到附近某个仓库角落,恐吓她说:“我是流氓,你被我们盯上了,跟我上床我就放过你”,然后将她带到宾馆强暴。

        晚上10点,A打电话给先行返家的D,听到BC也在他家后,便叫他们3人出来。4人将顺子带往D家的二楼监禁。


(当时监禁顺子的房屋——少年D的家)

        这天,D的父亲因为参加员工旅行不在家,家里只有母亲和D的哥哥。

        11月28日,A以“给你们看个好东西”为由,把E(当时17岁)和F(当时16岁)约出来,之后在一伙人在D的家人熟睡的深夜轮奸了顺子顺子拼命的抵抗。在楼下的母亲似乎被吵醒了,但是顺子的脸被压在寝具上而无法出声求救。他们更将顺子部分的阴毛剃掉,还把各种异物塞进她的阴道里凌虐她。

        11月30日晚上9点,D的母亲首度看见顺子,叫D赶快让她回家。但一个礼拜过后,她发现顺子还在2楼,便直接要顺子快回家,但似乎没什么效果。另外,这段期间他们曾经让顺子打电话回家,叫她跟家里的人说自己是离家出走,请家人不要报警。电话打了不只一次,平均5天打3通,顺子的父母便因此相信女儿是离家出走。

        而后他们不分昼夜地玩弄顺子的肉体,每当她受不了凌虐昏倒时,少年们就会把她的头浸到水桶里,让她清醒后在继续凌虐。这段期间他们轮流地监视,不让她逃跑。

        12月初的某日下午4点,少年们因为昨晚夜游正呼呼大睡,顺子趁机从2楼来到1 楼的客厅,打算报警。但不巧,被睡在电话附近的A发现。很快地,警方利用逆侦测查到D家的电话打过去做确认时,A接起电话敷衍警方说:“没事,我搞错了”,便挂上电话。AB因为此事,对顺子的凌虐手法也更加残暴,打她、踢她、甚至还拿打火机烧伤她的脚背。除外,还喂她吸食强力胶、强灌她威士忌等酒类以此为乐。

        当时日本有一位演员叫做武田铁矢,他曾唱过一首歌名叫『声援』,里头有一段歌词是“加油、加油”。某日A在凌虐顺子时唱着这首歌,并且逼她跟着唱。而顺子在私底下也会用这段歌词激励自己。


(被害人古田顺子,她的遭遇是全人类的耻辱)

        12月5日,东京的中野车站内发生了电车追撞事件。A故意欺骗顺子说:“你老子坐在那台电车上挂了,现在电视正在播。你看到没有”,当她露出担心的表情后又故意问她:“你现在是什么心情”,“我很难过”听到顺子的回答后A又告诉她:“其实我是骗你的”。ABD三人藉此不断重复着“死了啦”、“还活着”之类的话语,让顺子心理陷入极度的不安当中

        12月10日(监禁第15日)顺子开始央求少年们放她回家。于是A就问道:“你回家后要怎么跟你老娘说”。“我会跟我妈说,我这段期间都在新宿游玩”,“穿学校制服能在新宿玩这么久是吗”A如此回答她,同时施以暴行,对她又踢又打。甚至还将打火机的填充油倒在顺子的脚上点火,看她惊慌失措地要将火拍息的样子取乐,如此行为持续了好几次。

        12月中旬,因为顺子的尿弄脏了棉被BD狠狠地打了她一顿。不断殴打的结果,顺子的脸部异常肿胀,完全看不出五官轮廓,惨不忍睹。“搞屁啊你,变成大饼脸了你看看”不知是谁说出这句话,少年们笑成了一团。

        12月底(已监禁一个月),施暴程度越演越烈的同时,少年们给顺子吃的食物也越来越随便。食物主要是D的哥哥﹝当时17岁﹞负责。刚被监禁的第一天还有叫外卖,后来只剩下一天一瓶牛奶,偶尔配上一块面包。也不让她去厕所,叫她尿在纸杯里,再强迫她喝下。“我什么都做请你们放我回家”顺子不断地苦苦哀求。如此,她被强迫全裸跳舞、在大家面前自慰、甚至还被人用直径3公分的铁棒和玻璃瓶塞入下体。

        D的双亲此时已经感到不对劲,但是却怕再追问下去儿子会发飙,因此一直对二楼的声音充耳不闻。顺子因为脚上的烧伤化脓无法行走,身体也变的越来越虚弱,还散发出恶臭。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