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社区 门户 奇闻奇事 查看内容

越战期间,美军犯下美莱村屠杀案暴行

2016-03-25| 查看: 8284| 评论: (0)

越战虽然已经过去才几十年,但是越战中好多军事丑闻却被掩盖下来一直不被人们所知。尤其是打着人道主义的美军,越战是二战以后美国参战人数最多、影响最重大的一场战争。越战中美军士兵犯下的最大罪行:美莱村屠杀案。本案发生于1969年,当时越南战争如火如荼。美军一年以前对越南平民的一场可怕屠杀的消息逐渐传回了美国。尽管尼克松政府、美国陆军部以及一个专门的国会委员会试图抹掉这个肮脏的事实。

 


       但由于罗恩瑞登豪尔等愤怒的士兵以及记者塞摩尔荷西的努力,事情终于被曝了光。在一个名叫美莱村的偏僻小村庄,美军士兵有组织地处死了数百名手无寸铁的越南平民(美国军方报告称,死亡168人,其中20%是越南平民)大量美莱村村民被美军杀害在一条乡间小道上,其中绝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越南官方报告称,全村900名平民中568人遇害),其间还对遇害者施以强奸、断肢等暴行。屠杀之后,美国陆军官方报纸《星条旗报》以头条新闻登出:“美军包围赤色分子,杀死128人。” (来源:四海网)


西摩•赫什 : 美莱村惨案,美国对世界隐瞒了什么?

  一九六八年,美军在越南广义省美莱村制造了“美莱村大屠杀”。屠杀之后,美国陆军部的官方报纸《星条旗报》,竟以头条新闻登出:“美军包围赤色分子,杀死128人。”


  尽管尼克松政府、美国陆军部以及一个专门的国会委员会试图抹掉这个肮脏的事实,但由于罗恩·瑞登豪尔等愤怒的士兵以及记者西摩?赫什的努力,事情终于被曝了光:在一个名叫美莱村的偏僻小村庄,美军士兵有组织地处死了504名手无寸铁的越南妇女、儿童和老人。


  美莱村有个长水沟。1968年3月16日的 早晨,水沟里堆满了女人、孩子和老人的尸体,都是被年轻的美军士兵枪杀的。四十七年后的今天,美莱的这条水沟看上去比我记 忆中当年关于屠杀的新闻图片上的那条宽了许多:风化和时间尽了它们的本分。越战期 间,水沟附近是稻田,现在被推平了。美莱惨案是这场错误发动的战争中的一个关键节 点:一支叫查理连的大约一百人左右的美军 小分队,收到了一条糟糕的情报,以为他们会 在美莱村与一支越共游击队及其支持者遭 遇。早餐时分,他们到了那儿,发现只是一个 宁静的村庄。


  然而,查理连的战士强奸妇女, 烧毁房屋,并且把他们的M-16S冲锋枪对准了手无寸铁的美莱村村民。这场袭击的指挥 者是威廉姆?凯利中尉,迈阿密大学三年级的 辍学生。 到1969年初为止,大部分查理连的士兵 都已服完役回到家中,那时我还是华盛顿特 区的一位三十二岁的自由记者,决定搞清楚 这些年轻人——实际上,是男孩们——怎么 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花了几周时间说服他们。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开诚布公,大多也能 诚实地跟我描绘他们在美莱的所作所为,以及他们打算如何带着记忆活下去。 军队调查之前的证词显示,一些当时身处 案发现场的战士声称他们违抗了凯利的屠杀 命令。机枪手斯坦利以及直升机机师休斯?汤 普森对屠杀进行了抵制。汤普森驾驶直升机 降落美莱时,发现整条壕沟都是尸体和伤者。 汤普森请一名陆军中士大卫?米切尔帮忙把伤者从壕沟抬出,米切尔却表示会帮伤者解脱。 汤普森感到震惊,并向中尉威廉姆?凯利询 问。凯利表示只是服从命令。汤普森驾走直 升机时,见到有美军向壕沟开枪。汤普森连忙 降落并指示机员,如果美军向平民开火,他们 就要向美军开火。汤普森则把平民分两批用 直升机载走。后汤普森出庭证实美军对平民 的暴行。美莱惨案三十年后他获得士兵勋章和世界修道院和平勋章。他们说屠杀的主要 参与者,是与凯利一起的陆军一等兵保罗?麦 德罗。在凯利的命令下,麦德罗和其他士兵一 遍遍向水沟扫射,并往水沟里投掷手雷。 就在那时爆发出一声尖厉的哭喊,一个两三岁的男孩浑身都是泥浆和鲜血,从堆积 的尸体中爬出来,向稻田爬过去。很可能他 的妈妈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他。根据目击者 后来所言,凯利向那男孩跑过去,把他扔回到 水沟中,并射杀了他。 屠杀过后的早晨,麦德罗在巡逻中踩中 地雷,失去右脚。在等着被直升飞机运送到 野战医院时,他谴责凯利道: “上帝会惩罚你 的,为你命令我所做的这一切。”——这是一个士兵后来回忆起麦德罗的话。 “把他弄上飞机!”凯利吼道。 麦德罗一直诅咒凯利,直到飞机到来。


  麦德罗在西印第安纳的乡间长大,我颇费了不少时间,塞了不少硬币到付费电话里, 才通过电话接线员连上那个州,找到了麦德 罗位于新高盛的家,那是邻近特瑞?浩特的一个小镇,一个听上去像是麦德罗妈妈的妇女 接听了电话。我说我是记者,正在写关于越 南的文章,我问麦德罗现在怎么样,想知道我 明天能不能过去跟他聊聊。她表示欢迎。 麦德罗一家住在一栋带鸡舍的小房子 里,鸡舍四周围着东倒西歪的隔栅。当我将 汽车停下来时,他的母亲跑出来招呼我,说麦 德罗在家里,但她不知道他是否愿意谈,也不 知道他会说什么。显然,关于越战麦德罗没 跟她说太多。接着他的母亲言简意赅地总结 了战争,并引起了我的共鸣: “我送给他们一 个好男孩,他们把他变成了个杀人犯。 ” 麦德罗请我进屋,并同意谈一谈。他二 十二岁,在去越南前结了婚,他和妻子有一个 两岁半的儿子和一个幼小的女儿。尽管身有 伤残,他还是在工厂做工来养活家人。他脱 下假肢,诉说他经历的一切,话题转向了美 莱。他说屠杀让他“背上了沉重的良心之 债”,因为“我们失去了许多哥们,这是报应, 如此而已” 。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