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社区 门户 奇闻奇事 查看内容

日本怪谈——从酒鬼蔷薇开八日本发生的各种猎奇案件

2016-02-26| 查看: 21168| 评论: (0)

事件发生到这里已经足够震撼了,但更惊人的还在后面。来继续罗列一下接下来的案件走向。

1997年6月29日,少年A因杀人和遗体损坏的嫌疑被移交至神户地方检察厅。同年7月24日,警方要求少年A的家属向被害者家属道歉。期间警方表示,绝不可能是错误逮捕,如果真的冤枉了他,那兵库县警肯定会自此不复存在了。同日 媒体报道,少年A表示非常懊悔。但他并不是在懊悔自己犯下了凶案,而是懊悔没能把头颅固定在校门上,没能完成自己的“作品”。


同年8月4日,一审开庭,同时进行了精神鉴定。同年8月20日,媒体报道少年A的家属通过律师给受害者家属送去了“道歉信”。但可笑的是,所有信的内容全都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换了不同的人名而 已。接到这样一封“诚意满满”的道歉信,再加上少年A的家属执意不肯当面道歉,导致受害者家属们纷纷表示“绝不原谅”。


同年9月30日,媒体报道了少年A精神鉴定的结果。鉴定表示,少年A患有急性短暂性……不对,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需要进行长时间的治疗。同年10月13日,少你A被送至关东医疗少年院。这里主要用于收容12~26岁患有精神障碍的少年犯。2001年11月27日,医师判定治疗成功的少年A被移送至东北少年院。

2004年3月10日,成年后的少年A被假释出狱。2005年1月1日,少年A正式出狱。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日本媒体的主流报道方向是对教育制度的批判。例如“我们要憎恨罪恶,不要憎恨个人”,“真是出了问题的是这个社会”等等。同时,因为 在少年A的房间里搜出了大量恐怖片和恐怖漫画,所以又有媒体将舆论引向是暴力情节扭曲了少年的心智,必须要对这类暴力作品加以限制等等。

也有不少媒体洋洋洒洒地罗列出自己的分析,以此证明少年A其实是清白的。但是在少年A的母亲探监询问这一问题时,少年A却很笃定地回答“绝对没错,就是自己做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少年A完全有机会重新做人。因为在日本少年法的保护下,他的真实姓名、身份、照片等等资料都没有被公开。他完全可以换个身份重新走入社会。但是人家偏不这样做。


2012年冬,日本出版社幻冬舍找到了少年A,希望他能出版一本自传。

2013年,少年A的初稿完成,但是因为严重缺乏道歉的诚意,所以被要求重新写过。同时幻冬舍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书中必须有道歉的诚意,二是在署名里写上少年A的真实姓名,三是必须提前和被害者家属说明自己要出版这本书。

2014年,不知是否是少年A对幻冬舍的要求感到不满,他结束了和幻冬舍的合作,转为选择由日本太田出版社负责出版。

2015年6月28日,太田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绝歌 神户连续儿童伤害事件》的书,作者署名是“元少年A”。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