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社区 门户 娱乐八卦 查看内容

批评 | 《荒野猎人》:艰难“还魂”的西部电影

2016-02-26| 查看: 4729| 评论: (0)


 

《荒野猎人》——艰难“还魂”的西部电影

作者 | 小大君(北京)

编辑 | Estelle (杭州)、柳莺(里昂)


“美国建国神话”与西部电影的复归


电影《荒野猎人》(曾译《还魂者》)开场不久,在河边林地中猎鹿、分割兽肉、捆扎皮草、整装待发的拓荒远征队遭遇了袭击。成群结队的土著“印第安人”呼啸而来,所到之处哀鸿遍野。残酷的对抗过后,所剩无几的白人队员乘着木船仓皇逃离。运动长镜头从河上惊恐万状的白人身上移开,摇上了愁云惨淡的天空——浓烟冲上树冠,引来了盘旋的鹰隼。连续的视角又再次下降,对准了惨烈战斗过后树林:土著人在为死去的同伴哭泣,一位长老裹着毡子,且行且吟。沟壑纵横的脸上,看不出悲怆,只镌刻着沧桑与麻木。

 

1620年第一批欧洲新教徒移民乘“五月花”号抵达了美洲。在扎根东岸的初期,这些新移民与土著居民开始接触交流。昔日在有教养的白人口中这些土著人是“高贵的红种人”,他们对外来客的帮助,譬如现在美国感恩节传统中纪念的那只火鸡。而随着移民向西部的拓殖,白人和“印第安人”的矛盾也逐渐激化。1776年,美国脱离英国统治独立建国之后,通过各州加入联邦政府,以及联邦政府从英、法、西等国殖民者手中以战争或购买的方式获得土地,“西进”的脚步同时伴随着对土著人的驱赶与屠戮,最终抵达了西海岸。到20世纪初期,美国完成了西部大开发,形成了现今版图的基本面貌。

 

五月花号在美洲登陆


1903年鲍特拍出《火车大劫案》,美国电影可谓是从西部片发端。


西部片书写的正是美国在“新大陆”上从建立,拓展到巩固的历史。它通过重现白人先民挺进西部,拓殖边疆——征服恶劣的自然以及战胜野蛮的“印第安人”之经历,颂扬勇敢无畏,开拓边疆之“美国精神”,构筑起美国人集体意识中的“建国神话”。西部片的荣衰,其中价值观的变化,同时联系着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变化和美国的兴衰。

 

《荒野》一片的时空,联系着1803年,美国通过“路易斯安那购地”从法国殖民者手中购得,使美国国土扩展了一倍的大片中西部土地。这片西起落基山脉,东至密西西比河,纵贯美国的“处女地”亟待刻上美利坚的烙印。到了1823年,美国蒙大拿州和南达科他州,西进拓荒方兴未艾。皮草猎人休·格拉斯是当时开拓者中的一员。他在银幕上的“还魂”是借由重述这一传奇西部英雄熊口逃生的惊人事迹,让西部片,这一联系着“美国建国神话”的电影类型在银幕上复归。召唤拓疆者身上的“美国精神”。虽然这种归来亦如格拉斯荒野求生般艰难。 


《关山飞渡》,1939


西部片随时代转换而变奏


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中的美国主流社会充斥着强烈的反印第安情绪。在经典西部片中,白人移民有着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天命优越感,他们不仅是西方文明的传播者,更是身负传教使命的“上帝选民”。土著“印第安人”则是抗拒文明的野蛮人、秩序的破坏者,是“西进运动”拓荒壮举中的障碍与敌对。这些凶悍野蛮、几近赤裸、未开化的邪恶生番,如鸟兽般批毛戴羽,如狼群一般出没。他们怪叫着屠杀白人,洗劫村镇,还剃下头皮作为锦标。而白人拓荒者作为无畏的开拓英雄,是“美国精神”的化身。他将上帝抛在脑后,把枪支和责任扛在肩上,单枪匹马地去征服恶劣的自然,扫荡野蛮的土著。建立白人的文明与秩序,拓展新移民的生存空间。1939年,作为西部片里程碑的约翰·福特的《关山飞渡》。印第安人在结尾处平原上追击马车的高潮段落之前,并未露面,却作为文本中白人乘客时刻担忧的威胁。片中第一个印第安人面孔,是驿站老板的妻子。老板娶她仅仅是因为这样可以免去不少骚扰。而无论追击白人的土著战士多么慓悍,强大的联邦军一到,他们必然作鸟兽散,被从马背上击杀,丑陋地栽倒在尘埃里。

 

到了50年代,同为福特导演的《搜索者》已开始重新思考印白关系,呈现出接纳印第安文明的态度。影片采用了西部片常见的复仇模式,主人公伊桑长兄一家被印第安人袭击杀害,侄女被掳走。他历经十年找寻,和有印第安血统的养子马丁一起寻回了侄女。虽然痛苦地发现她已被印第安人同化,还作了首领妻子,但伊桑最终带回了她。

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