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社区 门户 精华导读 查看内容

丰盛的生命——张伯笠(视频+文字)

2016-01-30| 查看: 176589| 评论: (0)

 丰盛的生命

 

张伯笠


张伯笠布道系列之三——丰盛的生命,

时长60分钟,建议在WIFI下观看

我记得我信主了以后,一个香港的牧师,他是在印尼长大的,这个人也蛮爱中国的,但是他的想法跟我很不同。有一天半夜,他在我家休息,他睡不着觉,他敲我的门,让我带他出去吃宵夜。香港的人半夜要去出去吃宵夜的,十二点半,在美国找不到宵夜的地方,我不知道哪里有。他知道,他说:你开车,我带你去。所以我们就去吃宵夜,他就跟我分享,他说:伯笠,你们这些中国的基督徒啊,信了主以后很自私的。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们就想把福音传给你们中国,难道世界其他国的人不需要吗?我说:需要啊。他说:那让谁传呢?我说:你啊,因为你是印尼长大的,神对每个人的呼召不同嘛。


神给了我一颗中国心,他让我到中国传福音,这没什么错,但是他也挑战我说,如果你有这颗中国心,你把这颗中国心给全世界所有需要的人,因为神希望万人得救,不让一人沉沦。我想,他对我这个挑战是很对的。所以我也开始开放我的视野,去世界各地传福音,包括去回教的国家。我们刚才唱的这首歌《宣教的中国》,在我信主,在我成长的时候给我很大的激励。


记得有一年,我在台湾遇到了这首歌的作者,林和成弟兄,那时我到台北行道会布道,我见到了他。他原来是一个不信主的人,是一个外省籍的人。他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是一个很理想的人。他把爱情想象的那样美,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结果他的女朋友出车祸死了,他就不想活了。如果你不是耶稣至上,你危险,所以他就跳楼了,但是神没有让他的生命离开,保守了他的生命,但他付出了代价,他的两条腿永远站立不起来了。就在那个时候,他信了耶稣,神把一个巨大的爱浇灌在他心中,他被神的爱包裹,所以从那个时候起,他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活在世界上。有一天,他就祷告:主啊,我要去中国去宣教。你看,有腿的时候他不懂,没腿的时候他要去宣教,看来宣教不只是腿的问题,是心的问题呀!他那个时候被神的爱浇灌,他说:主啊,我要把福音传给我爸爸的家乡去。我的祖先就在那里,所以我要去。那天晚上,有一首诗歌一直激励着他,他就写出了这首《宣教的中国》,他怕忘记了,他就不停地唱,不停地唱,一直唱到天亮,然后他找懂的人记录下来,就是我们今天唱的这首《宣教的中国》。  他说他要听从神的呼召,要圣灵引导着他去那块土地上,把福音传扬,传到每一个角落。


这首诗歌常常地鼓励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坐在这里,心里想的是那远方的巨大的禾场,我相信今天神的呼召要降临到我们现场的每一位,不管你是预备好还是没有预备好,当神的呼召来临的时候,即使你没有预备好,神的呼召来临,你被这个巨大的呼召牵引的时候,你的生命就会摆上,你就会奉献出来。


记得我有一次去台北布道,那时我住在台北北头,突然有一天,一个美国人给我打电话,他说要请我吃饭,他说见过我,我说:在哪里见过?他说:在爱荷华大学,你97年到那里布道,我当时在那个大学念博士。我问:现在呢?他说:我现在做传道人。我说:感谢主,你中文讲的真好呀。他说:因为我有一个中国的太太,她教我讲中文。我到了中国的台湾,我请你吃中国的面条,自己做的。那我就去了,见面以后我发现我认识他。他个子很高,大概有两米。他妻子很矮,差不多有一米多。然后他就骑一个小摩托,台湾有一种小摩托,轮很小,他骑上以后我觉得很好玩,就像玩具一样,他让我坐在他后边,那个小摩托承担着我们两个人将近400磅,300多磅,他两百多磅,我一百多磅。我们坐在小摩托上,我发现他驾驶小摩托的技术非常高超。北头的路是高高低低的,他就穿街越巷,非常熟练,看到汽车,他两腿一支,车就停住了。我觉得很奇怪,问他:你为什么对中国这样的熟悉啊?他说:这是神的呼召。他告诉我,在念大学的时候,他是爱情至上主义者,他喜欢一个中国的女孩子。他一天见不着她,就睡不着觉,所以就天天追这个女孩子,后来终于追到了台北。因为这个女孩子毕业回国了,他就追到台北,结果追到了教会,因为这个女孩子是基督徒,而他也是基督徒。美国有很多基督徒是不去教会的,他大概属于这种。他就追到了教会,就听牧师讲道,那个牧师讲道是用中文,他当时听不太懂,他中文不是太好。当牧师讲完道就开始呼召,牧师呼召说:你们美国人要悔改!他就把头伸起来,看看有多少美国人。因为他个子很高,他一伸头,发现只有他一个美国人。他说:这个牧师不太好,就对着我一个人说美国人要悔改,难道台湾人不需要悔改吗?难道中国人不需要悔改吗?他跟女朋友说:我再也不去你们教会了。结果他女朋友微微一笑。第二个礼拜,他又去了,因为他不去不行嘛,他一见不着女朋友就睡不着觉。那天的牧师又呼召,美国人要悔改。那一天他就被圣灵充满了,他觉得,我是要悔改,我这么大了,是个基督徒,我家好几代基督徒,却不来教会敬拜主,不服侍主,我该悔改呀。那天他走到前面,跪在主面前,把自己交给了上帝,他成了传道人,他读神学,到中国的神学院读神学。毕业以后做了传道人,然后去中国大陆去宣教。你要听他打电话,你根本不知道他是美国人,中文讲的非常的溜,好得很。后来他的中文越来越好,他跟那个姊妹结了婚,他们生了好几个小孩子。慢慢地,他也懂了一点台湾语。有一天他终于听明白了,那个牧师讲的不是美国人要悔改,那个牧师讲的是台湾国语,是每个人要悔改。哈利路亚!所以有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你的时候是出其不备的,你还没有预备好,神的呼召就到了。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